穿越就遇到寒灾?理工男笑了,自制取暖,府内无人冻死,群臣懵了

景朝,潇王府。

某间厢房内,床榻上的李坏缓缓睁眼。

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他愣了一下。刚想起身,但是才坐起来,发现身边竟然躺着一个女人!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身体曲线婀娜,一双明亮大眼,白皙皮肤透出淡淡粉红,薄薄双唇如娇花美艳。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衣衫凌乱,嘴巴塞着绸布,大眼睛中带着惶恐和愤怒,死死瞪着李坏。

哪怕李坏阅女无数,也不由本能的咽了咽口水。

卧槽,哪来的女人,这是哪儿?

这时,零碎的记忆开始涌入。

他穿越了!

成了纨绔世子李坏!

李坏是已逝皇长子潇王的遗子,而潇王是皇上最受信任也是最有能力的儿子,在内乱中潇王为保护皇上而死,因此皇上对李坏爱屋及乌宠爱有加。

也正是仗着这宠爱,李坏从小骄纵跋扈,声色犬马,欺男霸女。

更是养了一堆狗腿,在京城横行霸道。

他经常招惹是非,皇帝为此斥责过好多次,但次次无用。

久而久之,皇帝就不再斥责他了。

原主以为这是皇爷爷宠爱他,依了他,更加得意忘形。

李坏前世经历过无数权谋斗争,却意识到事情没这么简单。

皇帝不管李坏,不是因为宠爱,而是决定放弃他了!

李坏如此行为,肯定惹百姓恼怒,民怨必定很深。

倘若有一日,民怨四起再也压不住而出了乱子。

到时候,皇帝只要将他这个亲孙子一办,天下百姓无不跪地高呼“圣上英明”。

想到这里,李坏不由冒出了冷汗。

“看样子以后得低调一点了,要不然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坏无奈的摇摇头,没想到,穿越过来第一件事居然是保命。

而床上这个女人,就是原主的狗腿子给他搜罗来的美女,毕竟原主好色是出了名的。

若是换做原主,肯定将女人当场办了,但是穿越而来的李坏,可不是那个胸无点墨的恶少。

每个人的一言一行,衣着服饰很多情况下都会透露重要信息。

女子衣着凌乱但那衣服是丝质的,上好朱红,线角细密到不仔细都看不到,有无缝天衣之感。

普通人家是穿不起的。

有麻烦了,这女的身份不简单。

李坏有些头大,想了想,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开口就是一句名言:“姑娘,我是好人,你不要害怕…”

“我是好人”这几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真是没一点说服力。

美女更加惊恐了,拼命往后靠。

李坏很无语,尽量放平缓语气,说道:“不好意思,我绑错人了,本来要绑的不是你,手下办事不利,待会我去收拾他们。”

这样的说法对方应该可以接受,也符合李坏做派。

美女果然信了一些,却还是带着一丝戒备。

不过,只要李坏给她解开绳子,她就能进行反击!

李坏凑近一些,闻着美女身上传来的特有馨香,不由一阵心猿意马。

他压下邪念,为她依次解开身上绳子。

“恶贼!”

绳子才解开,美女就怒喝一声,顺势上来就要跟他拼命。

可惜她被绑的太久,血液流通不顺畅,拳头挥到一半,人就乏力倒了下去,李坏连忙扶住她。

“放开我,你这贼子!”美女半天没喝过水,嗓子沙哑,话却冷到极致。

李坏见多识广,这女子直到此时不呼救,不乱叫,显然不是一般人。

说话冰冷毫不留情,说明她心中虽慌,却根本不惧他,要么有所持,要么有背景。

“好吧。”

说着李坏一放手,女子咕咚一声倒在床上,披头散发模样十分狼狈。

“你……”

“你叫我放手的啊。”

李坏一脸无辜。

女子瞪他一眼,一言不发挣扎着爬起。

李坏先一步下了床,整了整衣冠,道:“走吧,我带你出去。”

美女有些意外,这纨绔真要放了她?臭名昭著的李坏怎么转性了?

李坏走在前面,美女跟在他身后,穿过陌生而复杂的王府。

过了一会儿。

“为何还没到?”

“这地方太大。”

“可这明明刚走过…”美女皱起眉头,难道李坏要耍花样?

“没走过,因为大,所以看起来一样。”

“明明走过…”

许久的沉默。

“你…你不会迷路了吧。”

李坏没回答,正好一个狗腿子路过,招手把他叫来:“带我们去正门。”

女孩噗一声笑出来,这一笑顿时冰消雪融,花容初绽,美艳夺人。

“你就是迷路,在自己府邸迷路。”

女孩嘲笑,连自家路都不识得,不愧是纨绔子弟。

“我也没办法,谁让这破地方这么大又没GPS导航。”

李坏也很无奈,王府比他想象中大,加之脑子里李坏的记忆碎片零零星星,于是就迷路了。

“什么鸡?”

“没什么。”

女孩看着他,欲言又止,和她臆想之中反应完全不同。

没有恼羞成怒,没有巧言饰非,没有大发雷霆,在自家迷路居然没半点愧色。

很快,终于到了王府正门。

“姑娘,这真的是个误会,我给你赔罪,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李坏尽量说好话,现在是多事之秋,他越是低调越安全。

美女突然退开十几步,走到街上,脸若寒霜:“呵呵,你莫要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不知你李坏是什么人!

你骗不了我,定是知我身世怕了,做了便是做了,做了就要担当,今日之事我一定记着,你给本小姐等着!”

放下一番狠话便头也不回,不一会消失在远处拐角。

李坏目瞪口呆,这小姑娘之前一直忍到现在吗?

还真是…可爱,他最不想要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世子我去抓她回来!把她嘴扇肿了,看她还敢逼逼不。”

身边的狗腿说着摆出架势便要追,动作麻利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李坏立即拦住他:“不用,回去吧。”

狗腿子一愣,这还是他认识的世子吗?居然就这么让美女走了?

这还没完,李坏一边走一边道:“家中有没有藏书,拿来给我看。”

空气忽然安静下来,后面的狗腿子以为自己听错了,甚至忘了走路,看着李坏嘴唇颤抖:“小王爷…刚刚说什么…奴才没听错吧?”

也不怪狗腿子震惊,他跟在李坏身边多年,何时见李坏看过书?

李坏讨厌读书是出了名的,对书院老师更是不尊重,这不,昨天在街上遇到国子监的院判,一言不合就把对方打了个半死。

狗腿子甚至抬头看了眼窗外,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今天的小王爷,实在反常的很啊!

“最近有些无聊,想看点书。”李坏解释。

这是个陌生的朝代,书能让他了解这个世界。

狗腿子张张嘴,也不敢说什么,急匆匆带他去寻书。

接下来几日,李坏待在书房里。

通过书籍和记忆,陆续整理出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

现在是景朝元丰四年,距离景朝开国已过一百多年。

景很像宋朝,文风很重,诗词歌赋,文人墨客,才女佳人。

政体结构上同是二府三司共掌国事,军事划分和宋一样全国划为十五路。

区别在于,景朝设有枢密院,但枢密使是武将,武人地位并不过矮文人一头。

只是景朝军队战力依旧不行,十年前景朝为收回北方失地,数万大军信誓旦旦北上却败在辽人手中。

李坏思索了一下,目前的情况,他需等到成年之后封到远离京都的地方,就能安安稳稳一辈子吃喝不愁。

他现在十六岁,离加冠差四年,熬过去,柳暗花明,这段时间一定要低调。

严毢是王府的总管,也是潇王的旧部,从小看着李坏长大。

他打心底希望李坏能出人头地,但是原主只知享乐,对他的话总是左耳进右耳出,他也很无奈。

但是最近几天,他发现李坏一直在书房看书,甚至把找上门的狐朋狗友拒绝了。

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让严毢老泪纵横,五味陈杂。

回头就去潇王灵前祭拜,叙说小王爷近日变化。

下人们也惊诧的窃窃私语,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们觉得过不了几天,李坏就会打回原形,重新过上纨绔的生活。

李坏很快习惯王府的生活节奏和规律,也习惯了被两个十三四岁的丫鬟伺候。

两个丫鬟一个叫月儿,一个叫秋儿,很小侍奉小王爷,在府中地位较高。

年纪虽小,却都伶俐能干,样样精通,还通晓琴棋书画。

李坏前世也是个人物,除了精通官商之道,对字画也有颇高的造诣。

除此之外,他还锻炼起身体来,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李坏的长相其实并不差,一米七八的身高,容貌也算俊朗,只是以前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他每天起来跑步,再把后世健身那一套搬了出来,身子骨一天比一天硬朗。

如此变化,让下人们无比震惊。

很快,冬天到来,伴着一场大雪。

站在阁楼,李坏倚栏望去。

白蒙蒙一片,四周一片寂静。

“世子外面冷,还是进来吧。”

秋儿说着把一件厚厚的貂皮大衣披在他身上。

“我不冷。”

李坏一身厚厚棉袍怎么会冷,倒是秋儿衣着单薄。

皱了皱眉,反手把大衣披在秋儿身上:

“怎么才穿这点衣服。”

“衣服没干。”

秋儿低头说道。

说着看向积满雪的屋檐。

李坏知道小姑娘撒谎了。

“实话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李坏表情严肃。

“奴婢…奴婢只有这些衣物…”秋儿小声道。

李坏明白过来,随后有些吃惊,这说明王府没钱了。

秋儿是王府级别最高的下人了,如果连她都穿不上足够御寒的衣服,就更别说其他人。

李坏当即向账房走去。

屋里暖烘烘的,李坏坐在桌边,秋儿静静站在他身后。

发须花白的严毢站在一边,严肃的给他报告着王府的开支。

虽然不知道小王爷今日为何突然问起此事,但他心中十分高兴,这意味着小王爷开始当家了…

“小王爷,府中支度主要来源是皇家月供,您是皇子之后,每月有一百两供银,都是老奴到户部提的。

逢年过节时也会收到些礼钱,王爷在世的时候每年能收三万两左右,现在…”

老人顿了一下,有些落寞的道:“现在每年只有宫中会送些,但也不过千两。”

李坏倒是理解,极盛而衰,老人当然会失落。

“此外城东有王府的酒楼,每个月也能为王府添加上三十两左右的收入…”

接下来严毢细致的讲起府中收入,每月有一百三十多两银,这已经不少了,普通人家不敢想。

但是王府下人众多,各类丫鬟,仆役,马夫,还有很多跟着潇王打过仗的护院,拢共一百多人。

这些人衣食住行工资等等,每月会花销六十到七十两左右的银子。

“那剩下的呢?”李坏问,每月一百三十两,那应该还有五七十多两的盈余才对。

“剩下的是给小王爷备这平日花销的。”严毢连忙道。

李坏这下明白过来,原来不是没钱,而是他一个人的零花钱比这整个王府的都要多……

真是个败家子啊!

“严叔,王府库里还有多少存银?”

“加上收得的礼钱还有五百多两。”

“如果给府里所有人购置过冬御寒的衣物,需要多少?”

严毢拿过桌上的算盘,噼里啪啦打起来,不一会道:“五十两吧。”

“那好,你取出一百两,给所有府中的人置办御寒的衣物,秋儿和月儿还有你自己要好一些的,多买几套,剩下的银子交给我,酒楼收入太少了,必须想办法重新把酒楼装修一下,这样才能赚更多钱!”李坏拍板决定。

严毢一下子急了,神色焦急,也顾不得恭敬,把算盘一放,连忙道:

“不行啊世子,再过一个多月就是太后大寿,这五百多两得备着给太后准备寿礼啊!

这五百多两已是少了,但也不能不送啊世子,这可是让皇上太后看见你的机会!

这银子动不得,动不得啊!”

看着老人一脸着急,几乎眼泪都快出来,李坏明白他的心情。

他是盼着自己能再像当初潇王一样被皇帝看中,这不仅关乎李坏的前程命运,也是王府所有人的未来。

这五百两基本就是救命钱了,虽然这一赌也可能血本无归。

李坏知道他的想法,但也有自己的想法。

作为世子,让下人们吃饱穿暖是他的责任。

再者,谁说的非要攀上皇帝得到皇帝关注才能富贵荣华呢?

王府能赚钱的就一个酒楼,除此之外并没有了。

但是李坏有优势,领先这个时代千年的学识,让他有足够的自信去应对一切困难。

严毢拦不住李坏,只好照办。

他动作很麻利,翌日天还没亮透,就用马车把衣物拉回来。

下人们听闻之后,一个个张大了嘴巴!

自从潇王故去之后,王府每况愈下,入不敷出,加之世子肆意挥霍,所有人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别说添新衣,就连饭也不是每顿都能吃饱的。

还会经常遭到周围高宅大院别家下人的冷眼和奚落。

其中沧桑和委屈,不是外人能够理解的,很多王府老人忍不住默默抹起眼泪。

而现在,一向只顾自己享乐,对他们极为刻薄的小王爷,居然主动给他们置办御寒的衣物!

这让下人们不敢相信,难道小王爷真的转性了吗?

但是还没高兴完,当他们知道李坏要用王府中最后的银子去捣鼓酒楼的时候,所有人又僵在了原地。

这个纨绔子弟懂什么生意之道?

这不是浪费钱吗!

一时间,下人们悲从中来,纷纷感到绝望,刚拿到手的棉衣也不香了。

看来世子还是那个纨绔,当他耗尽王府积蓄的时候,他们还怎么活?

怕是连温饱都成问题了啊……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请您 【手机微信扫一扫】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点赞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很方便!
9小时前
殇不起
20548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12小时前
我爱一条柴
19046
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关注公众号了,看起来很方便,下面有阅读记录,我已经看到1000多章了,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4300
我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十分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乄囍
3788
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22小时前
孙不笑
2685
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1536
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1169
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775
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视剧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
莫非离别
461
什么叫扮猪吃老虎,过瘾!
35小时前